村里看到这种情况,伸出了援助之手。2015年给王广民与其子家办理了低保;2016年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国户,办理民政救助5000元,同时积极募捐,寻求社会帮助。然而,面对后续的治疗费用,这些努力虽然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不能从根本上脱贫。

四、“农民合作社+贫困户”。引导贫困村农民组建农民合作社,发展特色农业;鼓励农民合作社吸纳贫困户入社、聘用贫困人口打工创收。菏泽市定陶区杜堂镇中远蔬菜合作社为贫困户无偿提供蔬菜拱棚或低租金温室大棚,无偿配套水电路等基础设施、无偿提供技术服务、以低于市场20%价格提供蔬菜种苗,并统一采购、建棚、提供种苗,统一技术管理、生产标准、品牌销售,直接帮扶81户贫困户实现脱贫。

“从‘精准扶贫’到‘
精准脱贫’,一字之差,内涵发生了深刻变化,使我们从注重外力的扶贫,转到了注重外力和内力一起发挥作用的脱贫,激发了贫困户的脱贫积极性,收到了较好效果。”定陶区委书记张红旗表示。

今年已是67岁的定陶区马集镇白菜王庄村村民王广民本该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然而不幸接踵而至,唯一的儿子突发精神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儿媳改嫁,孙子又査出患星型细胞瘤,手术治疗花费了十余万元,因病致贫。2016年,在当地扶贫政策的支持下,王广民承包两座蔬菜大棚,用自己的辛勤劳动缓解了家里的巨额开支,每年还有结余,实现脱贫。

围绕发展优势特色农业带动脱贫攻坚,主要探索了10种方式。

“定陶区离菏泽市区很近,我们围绕休闲乡村游搭建扶贫的新平台,打造了一批休闲观光园,让市民来参观游玩,既旅了游,开了心,花了钱,消了费,又带动了贫困户就业,教给了贫困户种植养殖技能。”李广彬介绍。

“想把日子过好,光靠别人的帮助不行,自己也得努カ。”王广民鼓起勇气,主动向村委会提出了承包申请。他利用财政补助大棚建设款5万元和从亲朋好友借到的3万余元,在自家的地上建了两座蔬菜大棚。通过自己辛勤劳动,当年就积攒了3万多元。这些钱极大缓解了家里的开支,让王广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七、“土地股份合作社+贫困户”。引导和鼓励贫困户以土地经营权入股建立土地股份合作社,集中发展优势特色农业,分享规模经营带来的收益。蒙阴县垛庄镇孙家峪子村112户村民以土地入股方式加入集体合作社,发展矮砧苹果种植,进入收获期后每亩年可增收6000元以上。

一二三产业融合,就业又能学技术

扶贫大糊让家里有了更多的收入,可儿子、孙子的病才是这个家庭真正的隐患。王广民说,政府针对贫困户的健康扶政策,解除了他的担忧。现在,王广民的儿子被送到精神病院就医,病情明显好转,孙子在后续治疗中,病情也逐渐定下来,现已正常上学。所有的住院治疗费用,经过“一站式”服务报销了大部分,让王广民不再为了儿孙看病着急为难。“国家的好政策都让我上了。”王广民充满感激地说。

三、“龙头企业+贫困户”。引导农业龙头企业通过订单生产、产销对接、股份合作等形式,帮助贫困村、贫困户实现脱贫。武城县中椒英潮集团开展“123红色产业扶贫”,即一产靠发展种植基地扶贫,二产靠劳动就业扶贫,三产靠市场流通、电子商务扶贫,通过辣椒全产业链带动贫困户893户、贫困人口2499人,人均增收2000元。

冉堌镇王堂村有才苗木合作社苗木基地里,一株株不高不粗的树上结着的形似大梨的黄色果实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没见过吧?这是曹州木瓜,曹州木瓜是远近闻名的特色树种,与其他木瓜不同,果实是木质,不能吃,是真正的‘木’瓜,是珍贵的经济和美化树种,开发前景极其广阔。”合作社负责人王有才解释。合作社主要种植大叶女贞、垂柳、白腊、黄金槐、百日红、峦树、法桐等20多个品种,实行“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的扶贫模式,通过流转社员及贫困户土地、吸引贫困户优先到苗木基地务工、为贫困社员提供绿化树苗、免费技术培训、以比市场价高出5%的利润收购贫困户成材苗木等方式,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目前,合作社在冉堌境内新建了5个持贫基地,带动242户贫困群众脱贫,扶持发展连银苗木等12家合作社。

2016年,菏泽市定陶区整合资金5600万元,在全区12个镇街建起12个扶贫大棚基地、1120个扶贫大棚。马集镇的扶贫大棚基地,就建在白菜王庄村。

十、“电商+贫困户”。支持引导贫困地区发展电商,拓宽优势特色农产品销售渠道,促进贫困户增收脱贫。菏泽市牡丹区皇镇乡王桥村按照“电商十牡丹产业+贫困”的发展思路,注册电商293家,年销售额6880多万元,全村人均收入2.5万元,带动400余户贫困群众脱贫。

在陈集镇天中山药合作社的办公室,几十个年轻人正忙着在合作社的淘宝旗舰店上销山药。“我们在天猫刷单量是前5呢,原来陈集山药没有品牌,价格低而不稳。合作社成立后,结合地理标志“陈集山药”为主打造品牌,开拓了市场,提高了陈集山药在全国的知名度,山药销售平均市场价格由2007年的0.8—1元/斤提高到现在的5元/斤,农民平均亩增收7000元。”天中山药合作社技术顾问、高级农艺师荣存良介绍。

王广民现年67岁,本该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可是天降横祸,唯一的儿子突发精神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儿媳妇撒下孙子与其子离婚,孙子又査出患星型细胞瘤,手术治疗花费了十余万元。不幸接踵而至,一度让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陷入绝望的深渊。

八、“专项扶贫资金+贫困户”。将各方帮扶资金有效整合、捆绑使用,帮助贫困户发展优势特色农业,实现稳定增收和持久脱贫。巨野县大义镇大6王庄村,利用33万元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建设20个食用菌大棚,全部租赁给贫困户进行经营,种植基地统一提供良种、技术指导和产品销售。参与该项目的20户贫困户、51人人均增收8200元。

“如今全国木制品淘宝村不少,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面对记者的疑问,付道宽回答道:“我去过浙江沙集,和他们模式不同的是,我们主要做的是小件家居,如壁挂、搁板、小凳子等等,产品根据需求不断创新升级,很畅销。还有就是物流直接到村,这也是很多淘宝村难以做到的。”

据了解,近年来,定陶区通过产业带动、就业帮扶、信贷支持项目收益分红、综合兜底保障等措施,已累计脱贫96570人,剩余的5086名贫图户,今年底也将全部稳定脱贫,基本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山东省把发展优势特色农业作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把发展优势特色农业作为产业扶贫的重要抓手,立足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精准安排项目和资金,脱贫增收效果显着。

“你明天把证件带齐了,我去争取金融扶贫贴息贷款。”9月5日,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区杜堂镇中远蔬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杨立正在嘱咐社员王瑞其。王瑞其上有老人下有2个上学的孩子,就靠他在外打零工支撑,是村里的贫苦户。去年,他回乡加入合作社,合作社帮他担保贷款5万元,他种起了大棚蔬菜。有合作社的技术、物资支持,王瑞其当年还了贷款。“这不现在还想再种一个棚,请合作社帮忙争取小额贴息贷款。”王瑞其雄心满满。

2月28日上午,在菏泽市定陶区马集镇白菜王庄村的一座蔬菜大棚内,村民王广民正在搭理棚内长势喜人的芹菜。看着这位衣着简单朴素、说话整锵有力、浑身充满干劲的大爷,很难将他与一位生计艰难、生活一度逼近绝望的贫困户联系起来。

五、“家庭农场+贫困户”。在全省开展家庭农场示范场与贫困户结对帮扶活动,对5扶贫责任履行好的示范场,县级农业部门在有关项目资金安排上优先给予支持。阳谷县阿城镇孙楼村一家种菜大户种植蔬菜大棚80亩,与当地20个贫困户达成优先聘请用工协议,贫困劳动力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

淘宝村崛起 穷村变富村

六、“工商资本+贫困户”。鼓励引导工商资本到贫困地区发展优质特色农业,通过流转土地、雇佣打工等方式,帮助贫困户找到“生财之道”。山东绿丰农业公司在五莲县石场乡建立大樱桃生产基地,流转土地2000余亩,吸纳75名贫困户务工,人均年增收2000多元。公司对贫困户的樱桃扣除收购和加工成本后,高出的附加值部分按3%比例返还贫困户,年底将公司净利润的5%再次返还贫困户,惠及4个贫困村723户、贫困人口810人。

“有了各种扶贫平台和模式做支撑,今年将确保脱贫1.2万户、3.5万人。”张红旗表示。

一、“产业基地+贫困村”。通过实施高效特色产业项目,建设一批特色农业基地,实现“扶持一个项目、带动一个产业、发展一片经济、脱贫一方百姓”。菏泽市重点扶持成方连片达到500~1000亩以上的牡丹种植基地,每亩每年补贴500~800元,连续补贴3年,2016年全市牡丹种植面积发展到48万亩,可带动约10万户农户实现就业脱贫。

陈集山药、南王店西瓜、杜堂蔬菜、黄店玫瑰……定陶的农业名片还真不少。“‘一村一品’产业扶贫是根本,按照‘一村一品、一户一策’的原则,我们搭建了特色产业帮扶、示范基地帮扶、企业帮扶、政策帮建扶贫大棚4个扶贫平台。全方位给贫困户提供就业和致富机会。”定陶区分管农业的副区长李广彬表示。

相关文章